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29话 大步试探
     眼前人来人往的人儿,有说有笑,时不时有几道色眯眯的视线瞥过来,似乎在打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 这种事,只要当做没看见就行了,在娱乐会所工作的她早已习以为常。颜姗和往常一样,不理外事的低头查阅资料,只有不停的工作才能让她暂时忘了生活中的痛苦和无奈,不过,自己呆在这会所的时间也没多久了……

     “嗨!漂亮姐姐,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发呆呢?”

     一道陌生的声音传来,颜姗下意识的把来人归类为搭讪者,头也不抬的说:“不好意思,先生,现在除了餐饮、桌球棋牌,其他娱乐还没开始营业,我现在正在为顾客们晚上的娱乐活动做准备,有什么疑问的话,请左转直走五十米,找人事部经理谢万军解答,非常抱歉。”

     “姐姐,你太不解风情了吧,我可是看姐姐你面色积郁,肯定有困扰的事情,特地前来为姐姐解忧。”

     “没有的事,我过得很好,谢谢先生关心。”颜姗的语气完全没有道谢的诚意,更像是敷衍了事直接把搭讪者赶走。

     “姐姐,你太天真了,实不相瞒,弟弟我是一名侦探,你是骗不了侦探的眼睛!”

     侦探?侦探来找我干什么?颜姗不解的抬头看向这个自称侦探的搭讪者,看了一眼就重新低下了头:“哦,是你!”

     “姐姐认识我?”

     “听过你的传闻,最近报纸头条、手机新闻都有报导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,我还以为我们以前在哪里见过哩,哈哈……”风尘挠着后脑勺,继续套近乎,同时心里也对自己的‘知名度’感到苦笑不得。

     “大学生不好好在学校念书,跑来这里学流氓搭讪美女,果然报纸上报导的都是假的吗!”

     “搭讪?不,姐姐你误会了,我不是来搭讪的,我是真诚来为你解忧的。”

     “这么小就开始花言巧语了,以后绝对是一祸害,不如今天我就为民除害”,颜姗抓起钢笔,用笔尖指着风尘

     “哈哈~”风尘皮笑肉不笑的轻笑着,面对钢笔的威胁,为保自己安全,退了几步。不过,颜姗肯跟他开玩笑,也算是有些进展。

     “姐姐,你真的误会了。你看我长得也不丑,还有知名效应,喜欢我的漂亮女生多的是,我完全没必要向一个姿色一般的大妈搭讪,你说对吧!”

     “你太高看你自己了,而且……”颜姗拍桌而起,怒吼:“你说谁是姿色一般的大~妈~,弟弟,今天是想尝试一下大~妈~的手段吗?”

     她还未察觉自己已经没有把风尘当做普通的过客来对待,而是把风尘当做了一个可以打闹、开玩笑、敢怒敢言的朋友。

     风尘不悲反喜,以邻家小弟弟的形象套近乎,结果出乎意料的好:“比喻,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,并不是真的那么认为的,呃,好吧,我眼瞎了,竟然把一个美丽动人的大姐姐比喻成……”

     颜姗打断风尘的话,威胁的说:“如果你想死的话,可以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 “哈哈,我还年轻,还不想死”风尘讪讪的端了张椅子坐在柜台前:“姐姐,你看我怎么也算是个知名人物,绝对不会骗你。有什么烦心事,尽管跟我说,我一定能帮你解决。”

     “不用你操心,我并没有烦心的事”

     “颜姐,跟我还客气什么,放心,我是免费服务的。不管是什么事尽管说,就算你的遭遇跟电视里演得一样,我也能解救你。”

     “电视里?”颜姗好奇的问:“比如说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比如说因为某个邪恶组织的纠缠而困扰,嘿嘿”,风尘开玩笑的说,不过也有一点试探的成分。

     “你倒是准备的挺齐全啊,连我名字都调查好了,还敢说不是来搭讪。呢,比起这个,我更愿意听听你的事情”,颜姗翻个白眼,眼前一亮的看着风尘

     “好啊,颜姐想听什么,唔…”稍微一激动,伤口就有一股刺痛的感觉

     颜姗关心的问:“你怎么了,身体不舒服?”

     “没…没事,我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 “真的没事?”

     “真的没事!”

     “那好吧,你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 “19岁,颜姐你呢?”风尘借势反问

     “25岁,真可惜,你没机会了,我不会接受一个比我小六岁的男孩,所以呢,该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,不要在姐姐我这里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 “都说了,我不是来搭讪的啦!”

     “随便!反正你来找我绝对带有目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哈哈,这都拆穿了,我们还能愉快的交流吗!”风尘浮夸的表情下隐藏一双锐利的眼神,观察着颜姗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 “至少现在还能!问吧,有什么事情找我,今天姐姐我心情好,只要不是太过分的问题,我都会回答。先申明,最近我可没犯过案,如果你是来调查某件案子,可能要空手而归咯!”

     “颜姐,你怎么就不相信我纯纯的来意呢?绝对和案件没有关系。只是单纯的觉得颜姐有心事,然后单纯的好奇心大发,最后单纯的想了解这位浑身透发神秘的姐姐。”

     “重复用词是在掩饰你的心虚吗?”

     “你看你,知道了就不要拆穿嘛,不知道我会很尴尬的嘛!”

     “没看出来你的尴尬表现在什么地方。快问吧,我真的很忙,而且你也不是想在这里久留的人。”颜姗叉手说

     风尘暗暗心惊:这个女人……好敏锐的观察力,不知道以前是从事什么职业!呃,等等,她刚才说[最近没犯过案],也就是说,她以前犯过案……

     这种神秘、强大、侦查能力一流的设定,让风尘已经把她认定为最有可能是组织成员之一。

     “颜姐你的忍耐程度高到极限,都可以去当忍者了。有没有想过取个【忍耐】之类的代号?”

     “【忍耐】?这种难听的名字,谁会去把它当做代号来用,要取也要取个好听点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 “颜姐从小到大一直都在忍吗?”

     “不,这几年才开始选择忍耐,以前我都是一言不合,立刻开打。”

     “颜姐以前是从事什么职业的?”

     “杀手”

     风尘愣住了:“啊…?”

     “哈哈,跟你开个玩笑,我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去当杀手。其实呀,我以前是从事‘夜行’之类的工作,不能说,自己脑补。不要想歪了,姐姐我到现在还是黄花大闺女。”

     “不行啊,颜姐,这样我还是不知道你在烦恼什么?还是由你自己来说吧!”

     “我现在最大的困扰,就是今晚有你的存在,如果不想我困扰,请在夜间活动开始前离开会所。”

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,赶紧会医院吧,我在你身上闻到了一股久违的血腥味,伤口裂开了吧,伤势还没好,就敢乱动,没想到姐姐我的魅力这么大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竟然仅仅从血腥味就能判断出自己留住在医院,这个女人不简单啊!

     有血腥味吗?风尘在自己身上嗅了嗅,并没闻到所谓的血腥味。